熱詞: 公益 慈善 企業責任 捐贈 環境保護 明星公益
河南黃河文化基金會涉嫌非法集資被立案調查
2019-05-25來源:澎湃新聞
        一家省級公募基金會的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在過去兩年時間,因為涉嫌非法公眾存款,且無法兌付,正在面臨多重質疑。

       日前,澎湃新聞記者從該基金會一位業務經理處了解到,基金會(辦事處)以月息1分2的高息吸引大家投進去,而基金會募集的資金投向了“南陽市桐柏縣風景區(實為桐柏山淮河源國家旅游度假區項目),后來又說投到海南的房產項目上”。2015年底開始,基金會出現兌付困難的情況,河南省多個市縣群眾都反映未拿到本金和利息。黃河文化基金會被指涉嫌非法集資,已經引起官方關注。2018年3月份,南陽市委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平臺上回復網友反映基金會兌付困難時表示,“經公安部門鑒定,黃河文化基金會涉嫌非法集資,參與者和組織者都屬違法行為,不受法律保護。”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裁判文書網的數份判決書顯示,黃河文化基金會寶豐辦事處幾位業務員2016年在募資過程中出現兌付困難后,就因非法集資而被判刑,不過當時法院認為,黃河文化基金會寶豐辦事處系非法機構,最后板子打在了個人身上,未牽涉到基金會。澎湃新聞記者了解到,日前,河南南陽市多個縣已經對基金會的辦事處立案調查,但是否會對黃河文化基金會立案調查,記者此前也采訪了河南省公安廳,截至發稿前,還未獲得相關部門的回復。

       公募基金會兌付困難,公安介入調查

       李麗(化名)曾經是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南陽市區某分部的一位業務經理。據她向澎湃新聞記者介紹,她是2015年進入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南陽分部的,南陽市區總共有8個分部。當時,黃河文化基金會讓他們拉人存款,以月息1分2的高息吸引大家投進來,李麗自己也投了30萬元進基金會。根據當時黃河文化基金會的宣傳,募集來的資金將用以投資南陽市桐柏縣風景區,后來又說投到海南的房產項目上,但具體資金流向她們并不清楚。李麗稱,“因為是公募基金會,感覺又有政府背景,錢進入的是基金會賬戶,開的收條也是基金會,覺得是沒問題的。”

       “2015年10月份左右,就開始拿不到利息了,一直拖到2016年年底,基金會來個人告訴我們,海南的項目快好了,可以拿到3000萬,解決南陽市的兌付問題。中間還重新簽了合同,利息改到7厘,從2016年年底到現在,也拿了幾萬塊的利息,之后就沒有拿到過錢,后來人也聯系不上了。”李麗表示。她還告訴記者,黃河文化基金會南陽市區8個分部涉及的資金量比較大,她所知道的,三個分部涉及的資金有1個多億。對于這些數字,澎湃新聞記者未能聯系到黃河文化基金會置評。不過,裁判文書網上的多份法律文書提到,黃河文化基金會的部分地方辦事處,存在通過高息向社會民眾借貸,并在2016年、2017年開始出現兌付困難的情況。

       在落款時間為2018年5月27日的“高某與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南陽發展中心民間借貸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中,高某訴稱,“2016年7月,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南陽市發展中心業務員申某找到原告,講投資文化項目,支持文化發展,可在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存款,定期最低3個月:月息2分,3個月后隨用隨取,3個月之內取款按銀行同時活期利率計息。”高某稱,其存入基金會20萬元,但半年后去取時,基金會稱“該款錢不到位”,在拖了近一年后,基金會仍以“沒有現款拒絕支付”。

       最后,南陽市宛城區人民法院判決,“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南陽市發展中心是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的派出機構,并無法人資格和工商登記備案,該中心向原告借款行為應系代表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且向原告出具的權益憑證也為‘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權益憑證’,所以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應承擔本案的還款責任。”李麗告訴澎湃新聞記者,“我們當時也想過去報案,但基金會的人告訴我們,投的房地產項目已經啟動,我們也去看了,確實房子在賣,所以也就拖了兩年,但現在已經死心,6月底的時候,市公安局通知了我們去登記情況。”

       官方回復曾認定涉嫌非法集資

       類似于此的“民間借貸糾紛”,黃河文化基金會還卷入多起。從2014年到2018年,裁判文書網上公開的相關案件就至少有6起,其中部分案件的判決書還寫到,“被告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未到庭參加訴訟。”即便是在南陽一市,其下轄的多個縣都出現過類似情況。

       2018年6月底,澎湃新聞記者在南陽走訪時,社旗縣一位投資人也講述了與李麗類似的情況,“2015年6月,黃河文化基金會住社旗辦事處業務員找到我,讓我在基金會存款,月息1分2,我投了5萬,然后基金會給我了張權益憑證。拿了不到一年的利息,后來就拿不到了,也去找過他們,還重新簽了一個合同,把利息轉成本金,利息也降了,但簽了也是白簽,一直就沒拿到過錢。”對此,南陽市社旗縣公安局一位工作人員當時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們已經在偵辦相關案件。

       網絡上的舉報早已出現。澎湃新聞記者在人民網的地方領導留言平臺上發現,2016年5月,一位自稱來自河南省平頂山市寶豐縣的網友,在人民網的地方領導留言平臺向寶豐縣委書記投訴稱,“在我縣有不少信貸員為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攬儲,資金可能有數千萬之巨,去年2月份部分儲戶存款到期,當地辦事處告訴儲戶基金會資金周轉不開,資金要到五一才能取出,到了五一又告知投資的項目馬上就建好了要過一段才能取出。”

       對此,寶豐縣相關人士在該平臺回復稱,“2014年,(黃河文化基金會)曾在我縣新世紀廣場附近設立分支機構,得知該情況后,縣金融辦聯合經偵、工商、民政等有關單位進行了實地調查,取締了該營業場所。2016年1月,縣金融辦接到肖旗鄉村民上訪稱,黃河文化基金會在肖旗鄉涉嫌吸收公眾存款……目前,根據初步掌握情況,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在肖旗鄉吸收公眾存款1000余萬元,公安局正在進一步調查中。”

       同樣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平臺“舉報”的,還有一位自稱來自南陽市淅川縣厚坡鎮網友,該網友在2018年1月19日發帖稱,“在淅川縣城黃河文化基金會存了二萬三千元,現在基金會關門走人。”南陽市相關人員3月13日回復該網友稱,“經公安部門鑒定,黃河文化基金會涉嫌非法集資,參與者和組織者都屬違法行為,不受法律保護。為了最大限度減少儲戶損失,一是安排專人與縣相關單位做好聯系并持續跟蹤對接;二是做好儲戶思想穩定工作,安排專人分包并進行解釋、協調、穩控。”南陽市公安局一位人士當時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對非法集資的定性需要市打非辦來認定”,但該人士也表示南陽市公安局已經在調查此案。而南陽市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辦公室一位人士也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們在6月底已經安排下面市縣去摸排情況,等下面情況報上來后再統一安排。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非法集資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的規定,向社會公眾(包括單位和個人)吸收資金的行為,應同時具備四個條件,一是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準或者借用合法經營的形式吸收資金;二是通過媒體、推介會、傳單、手機短信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三是承諾在一定期限內以貨幣、實物、股權等方式還本付息或者給付回報;四是向社會公眾即社會不特定對象吸收資金。對此,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的宋一欣律師認為,吸收公眾存款需要金融監管部門批準,像這樣從事公益的公募基金會監管部門是不可能批準的,從這點來說肯定涉嫌非吸,另外來講,基金會可以做投資,但根據相關規定,基金會是不允許做這樣還本付息的項目。


 “南陽市委”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平臺上的回復

       基金會的前世今生

       據黃河文化基金會認證的新浪博客介紹,黃河文化基金會前身為南陽文化基金會,成立于2007年元月,從2007年到2009年,當時的南陽文化基金會捐贈范圍為農村文化大院建設、培植文化新人、搶救歷史文化遺產。到了2009年,“為了響應省委、省政府關于建設河南文化大省,打造文化強省的指示精神,并應省有關部門關于將南陽市文化發展基金會升格為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的建議,進一步拓寬公益事業的業務范圍,南陽市文化發展基金會業經河南省文化廳、河南省民政廳批準變更為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會”,上述介紹稱。在更變為黃河文化基金會后,基金會的業務范圍也變更為“依法募集資金,搶救文化遺產、興辦文化事業”。

       從基金會可查的年報(河南省民間組織管理局可查到基金會2014年和2015年年報)來看,黃河文化基金會的活動并不多,以2014年為例,基金會舉辦了三個活動,其中最大的活動是向“2014海峽兩岸周易學術論壇暨第二十五屆周易與現代化國際討論會”捐贈了30萬元。有意思的是,2014年基金會收到的現金捐贈為35萬元,其中30萬元來自河南省黃河圣德文化博覽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黃河圣德),一位熟悉黃曉峰的人士告訴澎湃新聞記者,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正是黃曉峰。

       而到了2015年,黃河文化基金會收到的捐贈為0元,當年基金會所舉辦的公益活動也僅僅是三場捐贈,比如“向泌陽縣付莊鄉敬老院捐贈一批運動鞋、服裝、象棋等體育用品用于扶困敬老11400元”、“ 向南陽市新野縣實施希望工程領導小組辦公室捐贈現金20000元”、“ 向唐河縣興唐街道辦事處邢莊社區居委會捐贈了人民幣27000元,用于購買體育健身器材”、“ 向唐河縣特殊教育學校捐贈價值48000元的物資一批”。

       不知是否是巧合,黃河文化基金會均在上述地方設置了辦事處。那么,監管部門是否注意到黃河文化基金會這幾年的異常發展呢?記者登錄了河南省社會組織官網,官網上顯示該基金會正常,并沒有顯示基金會受到處罰等相關信息。不正常的是,2018年已經過半,但該基金會的年報只更新到了2015年。2015年年報顯示,基金會2014年的收入僅為61.2萬元,顯然這一收入與彼時基金會已經開始“吸收資金”存在很大差距。更令人覺得不正常的是,基金會完全處于失聯狀態。

       首先,黃河文化基金會在年報中留的地址是“鄭州市金水路7718號”,但這個地址是不存在,而其在年報中留的電話,不是關機就是空號。其次,黃河文化基金會在官網留的地址是“鄭州市鄭東新區CBD商務內環路28號樓3單元9樓”,記者也去到了該地址,該地址是鄭州市房管局的辦公地點,房管局一位工作人員稱,“這么多年沒聽說過這里有這么家基金會”,官網上留的電話也早已經關機。

       黃河文化基金會在南陽起家,其在南陽還有一棟四層樓的辦公室,記者前去探訪時,同樣是樓去人空,周邊商戶稱兩三年前就已經沒人辦公了。此外,記者還探訪了基金會駐南陽市、社旗縣、唐河縣等辦事處,這些辦事處更是早在2016年就關門了。此外,基金會留在年報上的電話和官網上的多個電話無一能打通,基金會創始人黃曉峰的個人手機也顯示為空號。帶著種種疑問,記者曾前往河南省民政廳民間組織管理局采訪,其辦公室一位負責人稱,“需要向領導匯報”,但在半個小時后,該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采訪以后再說”。記者對“以后再說”的回答表示了疑問,但該負責人并未作出過多解釋,只是強調“采訪以后再說”。


南陽市黃河文化基金會辦公樓已人去樓空

       黃曉峰其人和爛尾的安置房項目

       黃河文化基金會的創始人為黃曉峰,據一位了解黃曉峰的人士稱,黃曉峰原來是南陽市一名律師,在當地也算小有聲譽,“屬于那種社會上比較吃得開的人,創立基金會也是想借著這個平臺拉近和領導的關系”,該人士稱黃曉峰創立基金會的動機并不純。2009年前后,黃曉峰開始轉向生意場,最早是做文化公司,后來轉向做房地產。上述提到的黃河圣德正是黃曉峰控制的文化公司,盡管在工商資料上,黃河圣德文化博覽園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東中沒有黃曉峰的名字,但該公司與黃河文化基金會和黃曉峰都有密切聯系。裁判文書網上一份2017年5月公示的寶豐縣人民法院判決的張某、王某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刑事判決書顯示,基金會募集的資金投向了“桐柏山淮河源國家旅游度假區項目”,而該項目的最大股東就是黃河圣德。黃河文化基金會募集的資金還通過黃河圣德還投向了一個房地產項目。

       一位知情人士告訴記者,“2012年9月,南陽市舉辦了第七屆全國農運會,為了農運會的舉辦,當時政府動員宛城區幾個村、街道拆遷,當時政府承諾是會給這些拆遷戶修建安置房,為了安置房的修建,南陽市政府采取了找一家房地產公司接手項目,政府同時拿出一塊地給房地產公司免費做商業樓盤用,但房地產公司要出錢給這些拆遷戶承建該安置房。”河南省正茂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河南正茂)正是執行安置房項目的公司,河南正茂一位股東稱,“公司2013年輕侯出現資金鏈問題,黃曉峰花了9000多萬接手了其中60%股權,但實際上黃曉峰只支付了980萬,剩下的錢通過民間借貸來完成的股權交易。”

       河南正茂的工商登記資料顯示,河南正茂的大股東為張翼,持股比例為60%,不過在裁判文書網2017年2月判決的“李濤與河南正茂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張翼確認合同效力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顯示,該案中黃曉峰提供的一份協議表明,河南正茂的大股東張翼持有的60%股權是替黃曉峰代持。上述河南正茂股東稱,“黃曉峰接手河南正茂后,一度也修了下安置房,但該項目最終在2014年停擺,至今已爛尾。”該股東還告訴澎湃新聞記者,“黃曉峰本身并沒有錢,其對外融資也是為了該房地產項目。”

       上述寶豐縣判決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也顯示,黃河文化基金會集資的錢除了部分付利息外,“剩余部分款項用于投資河南省正茂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釣魚臺壹號地產項目和河南省桐柏山旅游發展有限公司的旅游項目” 。“釣魚臺壹號地產項目”本應是修建安置房的商業配套項目,只有在安置房項目完成后才能銷售商業項目,“黃曉峰為了盡快回籠資金,直接放棄了安置房項目的修建,在沒有預售證的情況下,先啟動了商業地產”,上述股東稱。澎湃新聞記者也去到了“釣魚臺壹號地產項目”,一位售樓經理直接坦言,“并沒有預售證,預售證要明年才辦好,不過現在買房可以打折”。更為夸張的是,記者為此去南陽市房管局采訪,一位工作人員聽到“釣魚臺壹號地產項目”,直接告訴記者,“這個房你們也敢買,這個公司問題很多,資金鏈有問題”。

       為此,南陽市房管局也多次處罰河南正茂,甚至2017年7月,在其官網公示,提醒消費者該項目,“凡未取得商品房預售許可證的項目和樓盤,說明目前不具備銷售條件,請不要購買”,而且房管局罰款之后,公司仍然屢教不改,至今仍毫不避諱地在銷售。上述河南正茂股東還告訴記者,黃曉峰現在已經被“逼急了”,其提供的證據顯示,河南正茂銷售“釣魚臺壹號”的房款,全部打入到了黃曉峰的個人賬戶上,該股東稱,“已經向公安局報案黃曉峰職務侵占,公安已經受理,但目前仍未立案”。上述股東還稱,此前黃曉峰因職務侵占被公安機關帶走,后被取保候審,目前沒有因為非吸被公安機關調查。記者也撥打其手機,顯示為空號。


南陽市農運會安置房項目已爛尾4年

       業務員曾因非法集資被判刑

       值得一提的是,網友反映黃河文化基金會寶豐辦事處存在兌付困難問題后,6名業務員在2016年8月左右先后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拘捕,2017年3月,幾名業務員先后被判處1年半左右不等的刑期。上述寶豐縣人民法院判決的張某、王某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刑事判決書顯示,“黃河文化基金會辦事處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準即以支付高額利息為條件,以出具河南省黃河文化基金權益信息登記表的形式多次向社會不特定人員吸收資金,并承諾在一定期限兌現本息”,因此張某等5人,“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事實清楚,罪名成立” 。

       同時,法院認為,“寶豐辦事處未經有關部門依法批準即以辦事處名義進行非法吸收存款業務,并讓業務員向親戚、朋友以及不特定人群以出具權益證書、承諾兌付高息的方式進行吸收存款。所以,本案不構成單位犯罪,應以自然人犯罪論處。”判決書還顯示,“經審計,寶豐辦事處吸收存款共計14552.79萬元,其中本轉本金額為1157.8萬元,吸收凈額為13394.99萬元,截至立案前,已兌付金額為7627.54萬元,未兌付金額為6925.25萬元,支付權益人利息405.26萬元,本息剝離后未兌付本金凈額6608.35萬元。”

       值得一提的是,黃曉峰在此案中中證言稱,不知道寶豐募集了多少資金,其證人證言稱“黃河基金會寶豐辦事處2014年成立,負責人是張某某,這個辦事處具體負責向群眾募集資金,開展公益活動。黃河基金會寶豐辦事處共向群眾募集多少資金不清楚,大概還有6000多萬元沒有兌付給群眾。”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案中,法院認定的黃河基金會寶豐辦事處對外募集的資金的利息只有年利率只有6%,但黃河文化基金會在其他區域給出的利息越過了國家的紅線。

       李麗告訴記者,黃河文化基金會答應給出利息達到月利率為12%,而上述“高某與黃河文化基金會借貸糾紛民事判決書”顯示,黃河文化基金會給出的月息為20%,已經超過最高人民法院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中年利率24%的紅線。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讓媽媽回家”(電商扶貧項目)
“一億棵梭梭”(植被恢復項目)
“地球一小時”(關注氣候變化環保公益項目)
西部陽光V行動(大學生支教公益項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項目)
仁愛心棧(奉粥項目)
愛的分貝(聾兒救助項目)
壹基金—藍色行動(關愛自閉癥兒童項目)
百萬森林計劃(環保公益項目)
“春蕾計劃”(關愛女童教育成長項目)
“母親郵包”(關愛貧困母親公益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手机500彩票快3计划群 卢湾区| 重庆市| 琼结县| 香河县| 乐山市| 平顶山市| 册亨县| 新晃| 邢台县| 西华县| 宜昌市| 鄂州市| 盱眙县| 隆尧县| 孟津县| 濉溪县| 杭锦后旗| 余庆县| 连江县| 夏津县| 资溪县| 错那县| 泰和县| 桃江县| 曲松县| 韶关市| 崇明县| 腾冲县| 福清市| 泸溪县| 浏阳市| 万山特区| 湖口县| 宜章县| 东乡县| 阳山县| 汤阴县| 龙江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