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詞: 公益 慈善 企業責任 捐贈 環境保護 明星公益
吳幽:給母校的千萬“學費”
2019-06-05來源:中國慈善家
        2008年9月,入學軍訓的第三周,吳幽就覺得自己待不下去了。“礦大(中國礦業大學)太小,徐州太小,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是時,中國互聯網用戶總數早已突破1億,Web 2.0時代迅速到來,博客、論壇、SNS社區紛紛興起,讓吳幽興奮莫名。“各個領域的大牛都找得到,感覺自己太渺小了。”這是落在吳幽心底的第一粒沙。在書籍和互聯網為他打開了一扇通向全世界的大門后,他不想再待在原地。他把那種感覺形容為一個從未見過大海的人,有一天得知有個地方叫馬爾代夫,那里有蔚藍的大海、綿延的沙灘,“雖然他還沒去到那里,但他的心里,已經有了馬爾代夫的沙。”互聯網是趨勢,是未來,自信看準了方向的吳幽,大二沒念完,便選擇了輟學創業。“沒想過失敗,也不要給自己留什么退路,我不想在20年后以一名礦長的身份度過余生。”

       20歲,他開了一家賣化妝品的淘寶店;23歲,他成為薛蠻子第一個90后合伙人;24歲,他成為鏡湖資本的創始合伙人。云南大理有一種叫云火的景觀,其正確觀賞方式,是彎下腰倒過來看,不過絕大多數人不知道。“我就是那個在生活中都會倒過來看風景的人。”吳幽說。那些當年落在他心底的沙,終于把他帶到了曾經渴望的“馬爾代夫”。但現在,他的心里有了新的“馬爾代夫”。

       2015年,吳幽參加正和島在昆明舉辦的年會,返回北京時,在機場遇見了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創始人劉曉光和他的家人。“曉光老師當時身體已經很差了,他的女兒不想他旅途勞累,因此想給他買張頭等艙的機票。”但是不論女兒如何苦勸,劉曉光就是不答應,堅持要乘經濟艙。“曉光老師那么成功的企業家,創立了阿拉善SEE,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公益事業上。”那一刻,吳幽有著說不出的感動,他希望自己也能像劉曉光那樣——做個好人,改變世界。2019年4月,中國礦業大學建校110周年,吳幽向母校捐款1100萬元。這筆捐贈是中國礦業大學自建校以來,收到的最大單筆捐贈,吳幽以這一方式在表達對母校培育和包容的感謝的同時,也開始向下一個“馬爾代夫”出發。2019年4月,中國礦業大學建校110周年,吳幽向母校捐款1100萬元。這筆捐贈是中國礦業大學自建校以來收到的最大單筆捐贈。圖為中國礦業大學黨委書記劉波代表學校接受吳幽捐贈。



       最大的幸運

       1100萬元,是個被特別圈定的數字。“今年是母校建校110周年,捐110萬太少,1.1億又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圍,所以最終選定了1100萬。”只在中國礦業大學念了不到兩年書的吳幽,有幸趕上過學校100周年的校慶。那時,他就想過,將來有了出息,一定要為母校做點兒什么,因為,在他的心目中,“中國礦業大學是全世界最好的大學”。還在礦大念書時,學校的圖書館是吳幽最愛去的地方,《唐浩明晚清三部曲:曾國藩》《沸騰十五年》《曾經德隆》這三本書,對他影響至深。《曾國藩》讓他懂得,一個人必須去更大的世界;《沸騰十五年》讓他找到了未來努力的方向;而《曾經德隆》,讓他選定了電商作為夢想啟航的出發點。

       中國礦業大學的圖書館建在一片湖水中央的小島上,那片湖的名字,叫鏡湖。幾年后,成立創投公司時,吳幽用“鏡湖”二字為之命名,以此紀念大學時期的那段讀書歲月。在圖書館讀的書越多,吳幽越對校園生活感到不適。他覺得青春時光不該浪費在談戀愛、打游戲這種瑣事上,甚至連專業課程,他也沒了多少興趣。“我在600米深的煤礦井下做了兩個月的技術工,當時就跟自己說,以后絕不要在礦上待一輩子。”大二念了一半,吳幽下定決心離開校園去創業。除了自己的輔導員,他和誰都沒打招呼。“他是一位非常好的輔導員。”直到今天,吳幽依然記得10年前這位輔導員的一段QQ簽名——每個學生都是一顆鉆石,老師的責任,就是把它獨特的一面朝向太陽。

       輔導員曾努力嘗試勸說吳幽留在學校,把書念完,但發現他志不在此后,那位輔導員轉而鼓勵他:“如果你真的想好了,就去追逐你的夢想,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10年后,當吳幽作為中國礦業大學建校以來最大的單筆捐贈者重返母校,輔導員當年對他的鼓勵與信任,充滿了先知的味道。

       “中國礦業大學是最好的大學,并不僅因為我在那里讀到了影響我一生的書,遇見了非常好的輔導員。”吳幽說,事實上,在他念大學的時候,由于家里經濟困難(吳幽的母親長期患病,吃藥、手術用盡了家里的積蓄),他沒有給學校交過一分錢的學費,“學校也從來沒找我要過。”如今,當他終于以“世俗眼中的成功者”的身份回到母校,1100萬元的捐贈,從某種意義上,有了“補交學費”的味道。
       
       吳幽“補交的這筆學費”,將被礦大用于在學校基金會設立高端人才計劃基金、家庭經濟困難本科生海外實習基金,以及名人名師講座基金和創新創業基金。“徐州是個小地方,中國礦業大學的知名度,也不如國際名校。”吳幽希望這筆錢能幫助學校留住、招納優秀的教師人才。“至于為家庭經濟困難本科生設立海外實習基金,一方面和我的經歷有關,另一方面,也和中國礦業大學的生源本身有關。”吳幽說,中國礦業大學的學生很大一部分來自農村地區,或者家中父母本身在礦業工作,“我希望我的學弟、學妹能到外面的世界看看,讓他們明白,他們的人生,不是只有去礦上工作這一種選擇。”

       吳幽深以為,有時候,一位行業領袖只需用一句話,就能為后輩撥開迷霧,指點迷津,這也是他設立講座和創業基金的原因。 “著力點依然是希望幫助學生們開拓眼界,增長見識,讓他們明白,人生有許多種選擇的可能。”吳幽視對母校的這筆捐贈為自己“最大的幸運”。“能趕在母校110周年校慶的時候,以自己的能力,為母校做些事情,這是屬于我的機會。”因為這筆巨額捐贈,校方曾反復追問他:“你對學校有什么要求?”不論吳幽怎樣解釋,校方也不太相信這只是一筆純粹的捐贈。“校領導說,以你的名字命名一棟教學樓怎么樣?請你擔任校董怎么樣?或者我們召集學校過往的優秀畢業生,給你募資如何?”吳幽一一拒絕了。他告訴校方,他僅僅是想以一名學生的身份,表達對母校的感謝。

       不過,他并非一點兒要求也沒提。在設立“家庭經濟困難本科生海外實習基金”時,關于什么樣的學生能獲得去海外實習的資格,吳幽和母校有不同的看法。校方認為,只有成績優秀,不出現掛科的學生才能申請,但吳幽表示,掛科不應該成為申請者被拒的理由。“我這么說,并不是鼓勵掛科。”他認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閃光點,每個人也都應獲得充足的機會。“最終的結果,是學校和我各擁有50%的審核資格。”吳幽笑著說,“我覺得母校很開明、包容,讓每一位學生都能獲得這樣的機會。”更讓吳幽感動的是,因為他的特殊經歷,校方決定以后對完成學業,但因為經濟困難沒能繳納完學費的畢業生,照樣頒發畢業證、學位證。“如果學生有能力就交,如果沒有,就隨緣,萬一他是下一個吳幽呢?”



       母親的遺愿

       為母校捐贈1100萬元,讓吳幽成為徐州炙手可熱的新聞人物。在媒體的后續跟蹤報道中,公眾得知了另外一個事實:早在此次捐贈之前,吳幽從24歲開始,就一直關注事實孤兒。“這個事兒,源于我的母親。”吳幽說,中國有很多事實孤兒,雖然他們的父母健在,但卻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在經濟和生活中獲得照料和保障。根據民政部統計,截至2017年11月,中國存在的事實孤兒,至少有61萬名,而由于這一社會問題長期缺乏關注,潛在的事實孤兒數量,也許比統計結果更為龐大。公開資料顯示,除部分事實孤兒獲得低保外,國家在其他救助政策方面,幾乎是空白。由于沒有父母雙方的死亡證明,他們無法享受國家孤兒福利救助政策。

       “我母親一位朋友的孩子,就是事實孤兒。”吳幽的母親在世時,一直照拂這個孩子,“她自己長年患病,家里也沒什么錢,但她從未放棄過對那位孩子的照顧,幾百塊也好,千把塊也好,她總是盡自己所能去幫助他。”2014年,母親因癌癥晚期醫治無效離世,這成了吳幽內心一直無法觸碰的傷痛,“去世前她被病痛折磨得十分痛苦,我永遠都忘不了……”

       母親去世后,吳幽希望做點兒什么,告慰母親的在天之靈。關照廣泛存在的事實孤兒,成為他緬懷母親最好的方式。“打個比方,現在有兩位孩子需要救助,一位是考上名牌大學的貧困生,一位是父母被勞教,無人看護的孩子,你會選擇救助哪一位?可能99%的人都會選擇資助考上大學的那一位,那么,誰來關心剩下的那個呢?”吳幽認為,在一個多元化形態并存的社會中,不應該有任何一個群體被忽略。由于從事投資工作的關系,他每天所接觸的人士,大都是各行各業的精英;出入的場合,也都富麗堂皇。與此同時,當他接觸到事實孤兒這個邊緣化群體,他們的生活條件和境遇,是那樣的艱苦、潦倒,“這兩種經歷在我心里所形成的落差,判若云泥。”

       雖然現在不必再為個人的生活而奔波,但吳幽永遠不會忘記自己從哪里來,“骨子里,我是個很卑微的人。”他說,他今天所擁有的一切,雖然也與自己的奮斗有關,但更重要的,是他一路走來,遇到了很多貴人。“沒有他們的幫助,就沒有我的今天。現在,我有了幫助別人的能力,也應該像那些幫助過我的人一樣,去回饋社會、幫助別人。”

       2013年,吳幽陪同一位朋友去見薛蠻子尋求投資,那位朋友用半個小時也沒說明白的商業模式,被吳幽用不到10分鐘的時間一一講述清楚。薛蠻子對他產生了好奇,問他有沒有興趣給自己做助理,吳幽當即表態愿意。“但是我沒想到,第一次陪薛老見客戶,我說自己是薛老的助理時,薛老立刻糾正了我,說‘這是我的90后合伙人’。”薛蠻子的力挺,讓吳幽在投資界迅速站穩了腳跟。而當他后來遇到劉東華,后者更是在事業和人生兩個層面,給他帶來莫大的幫助。“東華老師把我帶進了正和島,那里有中國最具社會責任感的企業家。”吳幽說,那么多優秀的企業家在為推動社會向更好的方向發展而努力著,他無法置身事外。

       在繼承母親遺愿與回饋社會的雙重目標下,吳幽開始通過個人的力量,為救助事實孤兒做著努力。“我希望有一天能推動國家在相關領域的立法工作。”他說,從開始救助事實孤兒的第一天起,他就著手收集事實孤兒相關的信息數據,“目前主要是在重慶、江西兩地推動數據采集的工作,因為這兩地我們的資源比較好。”吳幽表示,在未來3到5年,他將著手全面推動事實孤兒相關立法工作的展開。

       “事實上,我們已經和一位公安部的副部長聊過相關事情。”吳幽透露,由于自己現在的精力和能力還不足以去推動這件事情的全面展開,因此才不得已將相關計劃延后。“這是個世俗的社會,你想要推動某一件事向前走,先要獲得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他說,“你只有獲得了世俗認可的成功,你的發聲,才會得到廣泛的回應和關注。我現在做的,就是要以世俗認可的成功為支點,去推動世界向更好的方向改變。”



       世界應有的模樣

       吳幽如今創業取得不錯的成績,但他并不因為個人階層的躍升,而對曾經與他處于同樣階層的人有過絲毫的不恭與輕視。“我有極大概率是他們當中的一員,我只是比較幸運。”在吳幽的故鄉,他和姐姐是當地為數不多有幸考入大學的孩子,當年和他一起玩耍的小伙伴,如今有很多從事著最平凡的工作,有的是建筑工地腳手架上的工人,有的是穿梭在城市車水馬龍中的快遞小哥,這讓他每每見到這些最普通的勞動者時,從心底生出親近感,“我覺得,我就是他們。”他因此對那些故意刁難這些普通勞動者的人感到不滿。

       “我常看見小區的保安為難送餐員或者送快遞的小哥。”吳幽說,他不明白為何有著相同生活背景的人會對彼此產生那么大的惡意。他曾遇見過保安對快遞員說,“你知道我是誰嗎?”他曾在大雨中等車的時候,遇見過被大奔撞倒,但是連賠償都不要,爬起來就趕著去送餐的小哥。“他們是中國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推動者,他們是社會的主要構成部分。”吳幽說,他們理應獲得尊重。“我每天對門童、對出租車司機、對送餐員要說數十聲‘謝謝’。”他說,這是社會該有的模樣。“我忽然就理解了(劉)東華老師為什么要去做正和島。”吳幽說,對他有知遇之恩的劉東華,致力于影響有影響力的人,并通過這種影響,去推動世界向更好的方向發展,這種胸懷,令他欽佩。“東華老師說這是他命中注定要去完成的事業,我在想,屬于我的命中注定的事業,也應如此。”

       進入投資領域后,吳幽劍走偏鋒,相繼出手區塊鏈和精神病醫院這兩個領域。“存在了近400年的股份制應當被終結,因為那是壟斷,財富最終都集中在少數大股東的手里,而區塊鏈的本質,是分享,只要你貢獻了算力,就可以獲得獎勵。”至于后者,他希望可以在未來成為國內最大的精神病醫院供應商,為那些飽受精神疾病折磨卻一直被忽視的人提供幫助。“我們每個人,都應該盡自己的能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吳幽說,在這條路上,他不再覺得自己卑微、渺小。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讓媽媽回家”(電商扶貧項目)
“一億棵梭梭”(植被恢復項目)
“地球一小時”(關注氣候變化環保公益項目)
西部陽光V行動(大學生支教公益項目)
多背一公斤(公益旅游項目)
仁愛心棧(奉粥項目)
愛的分貝(聾兒救助項目)
壹基金—藍色行動(關愛自閉癥兒童項目)
百萬森林計劃(環保公益項目)
“春蕾計劃”(關愛女童教育成長項目)
“母親郵包”(關愛貧困母親公益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手机500彩票快3计划群 蒙阴县| 雷州市| 手游| 大丰市| 西丰县| 阳西县| 合水县| 东丽区| 潮安县| 九江县| 中牟县| 长丰县| 东乌珠穆沁旗| 五常市| 女性| 河西区| 奇台县| 尤溪县| 曲松县| 武乡县| 大邑县| 龙川县| 凯里市| 永寿县| 盘山县| 永安市| 建宁县| 穆棱市| 湄潭县| 岚皋县| 沭阳县| 安图县| 班玛县| 康马县| 项城市| 灵石县| 正安县| 嘉荫县|